HC

[團兵][管家X房客]The Butler 01.

日常空白:

「史密斯先生,樓上的VIP找您。」
敲門走進辦公室內,看男人手中拿著一本小冊子觀看,小聲的招呼後,看男人抬起頭,面帶微笑。
「我知道了。」將書本收到抽屜內,站起身走到鏡子前拉拉身上的衣服,轉頭看部下稍微皺著眉。「有什麼應付不來的問題嗎?」
「您知道的、那位,只要工作方面不順利就會近乎躁鬱。」
「艾連,你知道的,那一位是我們飯店最重要的客人之一,而想要身為一名貼身管家,所要做的就是滿足他所有的需求、並接受他提出的一切。」 
「大家都知道,不是您那位客人就會大發脾氣。」

一名高級客房的管家的確要滿足客人所有的任性要求,尤其是阿克曼高級酒店,被評等為六星以上的酒店內,幾乎只招待上流社會的人士。尤其是住在28層樓以上的客人,全部都是專業管家的服務對象,一直很憧憬這份工作,也以服務客人為榮,但能夠讓所有VIP滿意,也只有眼前這位,是所有管家主管的男人。
所以啊、自己總是第一時間就找史密斯先生求救。
因為那位VIP的要求就是史密斯先生的服務。

「那是因為你不夠專業啊、艾連。」

確認服儀整潔後、艾爾文史密斯拍拍才沒進來多久的新人,拿了放在架上的門房卡,走出休息室。
並沒有馬上到『那位VIP』的房內,先到後勤單位繞了一圈、又指示部下準備特殊的晚餐點到頂樓客房,和幾位管家交換意見、接過這幾天的住房名單研讀過後,才搭上電梯到頂樓。
頂樓只規劃了一間高級客房,那是比起所有高級客房來得豪華又安靜私密、附帶游泳池和庭院的房間,艾爾文多數都在這間房間工作、服務客人。 
服務內容不外乎照顧生活起居、了解滿足客人要求,這是非常複雜的工作,除了至少會三種語言、更要有專業訓練和隨機應變。
艾爾文無論是年資、經歷,在私人管家這份工作上,都是業界的頂尖,而服務過的人無論是國際巨星、各國總統、名流仕紳,也從來沒做過失禮並踰越專業的舉動。
但自從兩年前某位足球明星將房間包下來後,服務的對象就固定下來了。
當時對方是飯店企業足球隊內的新星,現在已經是時常登上頭版版面的球界巨星了,雖然有些好奇他花多少錢、或者母企業多看重他才得以包下這間高級套房,不過這些都不是艾爾文該去探討的問題,所以也不曾過問過。

另外就是,艾爾文對於足球這項運動並不了解,所以也不理解巨星的經濟效應,但這也不妨礙服務這位貴客。
不過在長達數十年的工作生涯中,這位貴客也是可以排行前幾的麻煩,原本長期居住的客人都會交給較為年輕的後輩服務,畢竟都有默契、飯店也較有辦法安撫處理,但這位客人的脾氣卻非常難以捉摸,到後來,小從替他換一條牙膏加條浴巾、大到訂飯店訂機票,幾乎都必須要自己事必躬親的處理,原本去年艾爾文已經從一線工作轉為訓練新進人員了,卻不得不分心花心思在他身上。

「里維先生,抱歉,我是史密斯。」刷過門卡後,先吸了口氣,艾爾文按下門把,打招呼後不意外是一顆抱枕迎面而來,接下抱枕,艾爾文還是保持笑容。「抱歉,請問是抱枕不夠軟嗎?我可以替您換不同材質的──」
「他媽的艾爾文你是比我大牌嗎?我要那個混小子去叫你已經過兩個小時了!」 
「如果你指的是艾連的話,他非常盡責,第一時間就通知我了。」

將門關上,走進客廳時,艾爾文看到桌上的擺飾已經全部躺在地上、牆面上多出幾道刮痕、幾尊陶塑雕性被踢倒、原本掛在酒吧台上的杯子已經破了大半、更遑論其他要慢慢清點的狼藉。
對於眼前的大災難完全不為所動,艾爾文走到沙發邊,看頹喪著半躺在沙發上的里維,可以見得心情真的很差,桌上幾瓶上選的好酒都空了,杯子和冰桶也都空了,那雙深色的眼睛有些迷茫無法對焦、頭髮亂成一團。

「我應該有向您說明過,我還有其他工作,如果真的有需要,請告訴其他人。」會這樣亂來大概是出大事了,艾爾文一面思考,果然應該要轉轉電視或翻一下網路新聞,蹲下身看里維的狀況。
「那些傢伙煩死了、笑容假死了、說他們兩句就一臉害怕的樣子,我只要你、我說過了,我只要你──」

大概是喝酒了,看他有些可憐兮兮的樣子,艾爾文將抱枕放到沙發上,想先將他安撫到房內,客廳這些混亂就交給其他人處理。

「我知道了,請問您需要什麼嗎?」
「我要你陪在我身邊、該死的──」伸手抓住艾爾文的肩膀晃了兩下,說了無數次,這個男人還是絲毫不動搖,永遠都帶著該死的笑還拼命拒絕自己──
「我現在就在您身邊了。」並不在意他用力的拉扯,艾爾文看他明明開著空調、卻全身都是汗,「這樣吧、無論發生什麼事,請您先入浴、好好上床睡一覺,等心情愉快些,我安排您到海邊渡假。」
「你不在的話我不要去、我也不要去比賽、什麼國家隊什麼鬼──」
「是、只要您想的話,我會陪您去的。」

真要問出發生什麼事,也必須等他清醒,艾爾文看喝醉的里維巴上自己,整個人像孩子般撒嬌的在自己懷中磨蹭,心理嘆口氣,想著大概是要自己服務吧。
將他抱進懷裡,想著明明是個老奪去他人目光的明星,但私底下卻任性的像個孩子,若是哪個八卦記者看到眼下的場景,大概可以大書特書,寫上好幾天吧。

這也許是他一直住在這裡的原因吧,有人可以照顧他、有人可以看著他。

這個有人,暫時都還是自己。

一面低聲說要帶他到浴室,感覺他抓著自己的制服,拍著他的背安撫,懷中的重量有著運動員的紮實,但又覺得太過瘦弱。
拿了浴巾並在浴缸放水,替他將衣服脫去並送進浴缸內,捲起袖子替他洗頭、並不時抓著他以免滑進水裡淹死,替他清洗乾淨後,又將他抱在小椅子上,替他將頭髮擦乾、又小心的吹乾。

「請好好保重自己。」在工作方面並不能投入太多情緒,艾爾文替他將衣服穿上,送回床上時,回應他模糊的酒話,確定他躺好了,艾爾文轉頭將燈的亮度調低,一面確認窗簾間沒有縫隙,不會讓他第二天被曬醒。 
「艾爾文──」里維覺得頭好痛,但被那樣溫柔的對待又覺得好好睡,不想再去思考隊上對自己的質疑、不想去思考報章雜誌上對自己的揶揄,那一切都被阻隔在房間外,阻隔在這個自己小小的空間之外。
「是?」
「陪在我身邊。」

手被溫柔的抓住,對啊、就是想要這隻手、想要他的體溫,想要看見他、想要被他責罵或鼓勵。
艾爾文的確留在里維身邊,囑咐艾連帶幾個清掃人員小聲的將客廳恢復清潔,又要廚房明天替里維做些平時為了保持體能不能吃的垃圾食物,等他起床、也許自己會問他發生什麼事,會想辦法讓他露出平時有些無聊、但又偶爾迷糊的表情。

艾爾文沒發現的是,這一切已經超越服務一位貴客的想法了。

而里維醒來時看艾爾文一臉疲倦的,說了句早安。
那句早安讓昨天的不愉快全部消失了,回了句早安,跳起床,一面對艾爾文抱怨、一面換上便服。

那只是住在這裡、兩年以來的日常,但卻是讓人喜歡、並放鬆的日常。
也許是因為這個男人的緣故。

吃著讓人開心的甜食時,里維看著艾爾文、不禁這樣想。

评论

热度(59)

  1. Orange~.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兰陵王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505648211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Bodycat -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玲玲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莹仔族。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蓝色忧郁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HC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will...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KT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